众妙之家 House of Perception

2021年3月27日至2021年5月29日

    众妙之家 House of Perception

    天线空间荣幸地推出群展“众妙之家”(House of Perception),展出八位来自中国和国外的知名艺术家之作品。展览由贺潇策划,参展艺术家包括:恩佐·库奇(Enzo Cucchi)、艾利森·卡茨(Allison Katz)、桑亚·坎塔罗夫斯基(Sanya Kantarovsky)、弗德雷里克·瓦尔瑟勒夫(Fredrik Værslev)、段建宇、谢南星、王晓曲和周思维。

    在阿道斯·赫胥黎(Aldous Huxley)鲜为人知的非虚构小说《众妙之门》(The Doors of Perception)中,作者描述了他在服用了0.25克梅斯卡林(mescaline)——一种从圣佩特罗仙人掌中提炼出来的致幻成分(又名,佩尤特)之后,他眼前仿佛打开了一扇通往新世界的大门。但令人意外的是,赫胥黎从一开始就意识到,这段经历让他看到的并不是他自己或者带他穿越“小我”的历史,而是让他洞察到他周围的宇宙。用赫胥黎自己的话说:“心灵所关注的根本不是测量和位置,而是存在与意义……伴随着对空间的漠视,对时间的漠视甚至更为彻底。” [1] 根据这些经历,赫胥黎提出了“自由心智”(mind at large)的概念,而这种跨时空、跨地域的潜力,亦即许多艺术家在创作中所描述的“心之眼”(mind’s eye)。这一朦胧的概念,往往成为引导艺术家有机地合成并传递出他们意识中的图像的力量。同样,这也让观众通过共同的经验,去发现和认识他们自己接收图像的路径。

    本次群展“众妙之家”,即受到了赫胥黎对人类意识之探索的启发,呈现在创作上最受瞩目的八位中国和国外艺术家的作品。这些艺术家的创作实践在二维空间的范畴中分享着松散的互文联系。从意大利新表现主义的开创性人物之一,到备受关注的中国艺术家,他们迥然不同的艺术实践,如棱镜般折射出对于政治、技术、艺术媒介和我们所置身的时代,及持续演变的精神上的关注。为了将这些艺术家全部囊括进来,本次展览的框架的构思受伊莎贝尔·葛诺(Isabelle Graw)所出的绘画作为“元媒介”(meta-medium)的概念影响并提出了“家”的概念。

    虽然参展的作品以这样或那样的方式,示意了我们后媒介和后网络时代的处境,但它们亦质疑了艺术创作的过程与诸多被认定的艺术史风格、概念及流派之间的必然关系。特别是,这些国际艺术家的作品参照了超越他们自身经验之外的多重历史和文化时刻。因此,展览即有意为观众打开进入这些作品的渠道。如果我们从艺术家的师长,教育背景,文化环境对他们产生的直接影响来梳理艺术家的实践,那么,“家”的概念旨在拓展我们理解一个艺术家成长以及实践的视角。这使得观看行为和意义提取之过程复杂化,因为它往往依赖于一整套特定的历史和文化参照物,特别是在现今这样一个数字时代——所有的东西都可以在瞬间被获得。

    我们即可以从艺术史的角度出发,来探察这些艺术实践所构成的网络和谱系。我们也同样鼓励观者采取以自我为中心的方式,就像赫胥黎在进行他的迷幻实验前所预期的那样。赫胥黎观察到,我们的“知觉、感觉、洞察、幻想——所有这些都是私密的,除了通过象征和间接的经验,它们是无法传达的。我们可以分享关于经验的信息,却不能分享经验本身。” [2]

    在布展方面,我们有意将展览设置为一个“家”。正如展览中一些作品的图像所暗示的那样,这个家的结构旨在与赫胥黎的经验产生共鸣。即,营造一个“安逸”却带有“不适”的环境,并在其中增强人们的感官体验。家里的“设施”、居住在这里的人、他们的社会关系、以及他们与精神领域之间的联系,不但超越了肖像画、风景画或静物画等传统绘画之范畴,更是使复杂的、悖论的和具有寓意的呈现层层叠加。而本次展览的布陈和展出的作品,即旨在引发积极的观看和意义的发掘。

    对于本次展览的观众来说,步入“众妙之家”的展厅,你就成为了我们的客人。我们邀请您在每件作品前花些时间去观看,像了解一个人一样去感知每一件作品。这些作品就像一次现场调查中的“证据”,有待发现者去提问,并倾听它们之间的对话。在你迅速地将一件作品与某种艺术风格、流派、主义或某位艺术史上的大师联系起来之前,我们更鼓励你去挖掘自身经验、想象力和记忆,并为这个“家庭”中的关系、人物个性和他们的价值观,建立起一份“个性化”的鉴证报告。

    展览由贺潇策划

    [1] 阿道斯·赫胥黎,《众妙之门》,企鹅兰登书屋,2004年,第9页。
    [2] 同上,第4页。

    展览现场

    作品

    公众号名称:天线空间ANTENNASPA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