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坦尼斯拉娃·科瓦奇科娃

    介绍

    斯坦尼斯拉娃·科瓦奇科娃(b.1988,斯洛伐克共和国)现生活和工作于德国杜塞尔多夫。科瓦奇科娃师从托马·阿布茨(Tomma Abts)和彼得·多伊格(Peter Doig),于杜塞尔多夫艺术学院获得了绘画学士和硕士学位。

    她挽歌式的人物画是对绘画本身的研究,借鉴了古今看待人物的视角,直接参考自艺术史上的各类风格。同样地,科瓦奇科娃的作品运用了神话、宗教和神秘主义的传统。作为对人物形象的探索,她创作中所描绘的个人心理体验总是指涉着更大的维度——一种集体叙事中的原型。

    近期个展:“A Lover’s Discourse”,由Stella Bottai策展,阿斯彭艺术博物馆,科罗拉多州,美国(2024即将展出);“新生太阳的第一缕光”,天线空间,上海,中国(2023);“Grotto”,当代美术馆 – Belvedere 21,维也纳,奥地利(2022);“am I dead yet”,Peres Projects,柏林,德国(2022);“Duftmarken oder die Unfähigkeit sich mitzuteilen”,sonneundsolche,杜塞尔多夫,德国(2022);“Imaga”,15orient,纽约,美国(2021);“Eastern Promises”,Open Forum,柏林,德国(2020);“Cautionary tales”,Mamoth,伦敦,英国(2020);“Turn on inside”,Ten Haaf Projects,阿姆斯特丹,荷兰(2019)等。

    近期群展:“Cadavre Exquis or the Voluptuous Decay of the Shivering Veril”,由斯坦尼斯拉娃·科瓦奇科娃策展,BRAUNSFELDER,科隆,德国(2023);“米修米修 收到信号了吗?”,由岳鸿飞策展,天线空间,上海,中国(2023);“硬核”,赛迪HQ画廊,伦敦,英国(2023);“Landschaft”,Galerie Khoshbakht,科隆,德国(2023);“Interior”,Michael Werner Gallery,伦敦,英国(2022);“Dark Light, Realism in the Age of Post Truth”,Aïshti Foundaton,贝鲁特,黎巴嫩(2022);“Do Nothing, Feel Everything”,维也纳美术馆(Kunsthalle Wien),奥地利(2021);“Queer, queer Kasimir”,Saska Kepa Salon,华沙,波兰(2020);“If on a Winter’s Night a Traveller”,Mamoth,伦敦,英国(2020);“On the politics of delicacy”,Capitain Petzel,柏林,德国(2020);“Gubbinal”,Project Native Informant,伦敦,英国(2019);“Painting also known as blood”,华沙现代艺术博物馆,华沙,波兰(2019)等。

    作品

    展览

    新闻

    文章

    • “我所做的一切就是绘画”:斯坦尼斯拉娃·科瓦奇科娃在维也纳Belvedere 21 | Numéro 柏林 – 文:Antonia Schmmidt

      Stanislava Kovalcikova的画作令人心神不宁、躁动不安。最重要的是,它们是真实的,描绘了取自后现代生活的主题:压力、心理健康、流动的性行为。”然而,在绘画中,展示这些状态是有意义的,因为在这些情况下,语言大多是失败的。这不是一种批评,只是一种观察,”艺术家表示。为什么她把展览称为她的小巨石阵?为什么精神之事务很重要?为什么一切的一切都是绘画?

公众号名称:天线空间ANTENNASPA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