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殿

2019年9月21至2019年11月1号

宫殿

在这个故事发生的时代,世事尚为混乱。名不副实的事情并不罕见,名字、思想、形式和制度种种亦是如此。彼端,在这个世界上又充斥着许多既无名称又无特征的东西、现象和人。生存的自觉意识、顽强追求个人影响以及同一切现存事物相抵触的思想在这个时代似乎开始普及开来,许多人仍然无所事事 —— 因为贫穷或无知,或者因为他们很知足 —— 于是相当一部分的意志消散在空气里。那么,也可能在某一处这种稀薄的意识浓缩,凝结成实有之物,就像微小的器物一件件填满磅礴的宫殿。这器物种种,出于偶然或出于自愿,遇上一个空缺的名字和姓氏(虚位以待的名字经常可见),遇上一项职责明确的任务,而且,特别是 —— 遇上一副空的肉身,因为没有肉身,一个存在的人随着光阴流逝也有消失的危险,可以想见一个不存在的人将如何。(改编自《不存在的骑士》卡尔维诺)

艺术家就这样出现了。

艺术家是用来做明月的,给你夜间一点光亮,告诉你冷却一下。想起非洲荒漠里的人说“慢点走啊,等等你的灵魂。”(丛丛笔记2019.8.20)

天线空间荣幸推出丛丛个展“宫殿”,空间被重新搭建分隔成体量悬殊的两部分,将展出丛丛近期新作与手稿材料等。正如我们即将在“宫殿”中找寻宫殿,丛丛是谁,丛丛创作为何?也将被找寻,这即是我们初见丛丛的情景。丛丛的绘画从来没有引用也无所依傍;她会为你讲述每块细节。

一句话,就是你的心要具体地表现在形象里,那时旁人会看见你的心里的美。除此以外,恐怕不容易吧!你的心可以发现美的对象(人生的,社会的,自然的),这“美”对于你是客观的存在,不应你的意志为转移。(你的意志只能是指使你的眼睛去看她,或不去看她,而不能改变她。你能训练你的眼睛深一层的去认识她,却不能动摇她。希腊伟大的艺术不因中古时代而减少它的光辉。)(《美从何处寻?》宗白华,1957年)

人们画画画成什么样子,和自己的认为有关,这种认为可能是越过绘画这件事了。那是一种超越所有概念的明晰。专注地面对所画的作品,就是这样。

你看一片绿草地,有的地方长得生机盎然,有的地方露出泥土来,但一眼望去,就是草地的样子。你看着一块块局部,你评判着完美及不完美之处,你看见草地下面是坚实的土壤了吗,头顶上是无穷尽的夜空。不论完美,只有真意。终究,你、你所做的事,都微不足道。贾科梅蒂的人像更有如草地的比喻,小小的泥巴,像燕子衔的泥巴那么小,反复平衡一丁点泥巴的安放,亦如同丛丛的画。(丛丛笔记2019.8.18)

展览现场

公众号名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