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冰:Neighborhood Institutions – 路径,节点和飞地

2017年6月3日至2017年7月9日

韩冰:Neighborhood Institutions - 路径,节点和飞地

天线空间将于2017年6月3日推出韩冰个展:NEIGHBORHOOD INSTITUTIONS – 路径,节点和飞地。作为一个漂泊的艺术家的经验方式,在过去的几年里韩冰似乎总是在迁移;在那些布鲁克林、洛杉矶和上海的短租工作室里工作,她似乎把自己放置在了那些她随处可寻的临时空间和结构的网络里。这里有对自我身份认同的引用以及一个暗示,或许韩冰对将城市溶解成多样化表面的意愿并非是自我的缺失,相反,它是一种肯定。

在韩冰的新作中,城市空间的碎片像是一幅幅肖像。破碎的海报、喷涂的标签等集结成名副其实的个性——不是面孔,难以辨识,尽管如此仍似曾相识。在某种流派的艺术和电影类型中,拟人化的建筑将个人的戏剧化情绪带入城市空间,如John Smith的《黑塔》(1987)。自我的不稳定感通过多种方式表现出来,像在《叠加》( 2017)中,一片起伏的蓝色区域被几个垂直屏障打断,这些屏障将构图打散成不断重复的部分,而这些部分是由街上那些无名的干涉动作所定义的:写画的涂鸦,在这里是黄色和橙色,总是在被覆盖和涂改着,于是往往没法辨认; 海报被任意张贴再猛地被撕下,所有的图形或文字内容都变得难以识别,艺术家让大量的灰度刺入画面;以及滚动门、施工隔断和路缘形态的临时建筑,这里包括沿着底部的两个横向的宽阔黑色和灰色带,强调了它们上面那些狂乱形态的构图的性质。

韩冰首先用她的镜头去捕捉城市的碎片,像是做笔记或是草稿,回到工作室后将它们打印、重组。这种观看经验与从开始就吸引着她的那些随机的、集合的、转瞬即逝的特质相吻合。她把这种方式称为“临时建筑”,这是她将自己与一个地点和时间捆绑的方式。自然地,绘画性的构图和智能手机摄影作品的表达模式间出现了一个潜在矛盾。

像《嘛街》 (2017),竞争中的图像块发生巨大且戏剧性的碰撞,证实了绘画的价值在以一种现下的摄影和物品做不到的方式维持其各种形式的存在。一团撕裂的纸漩涡和黄色喷漆斑点像龙卷风一样从画布的右上角向左下角席卷而下,看似沿途拾起并扯开那些暧昧的灰色涂层以显露出火烧橙和皇家蓝的明快色块,一个瞬间必须几乎存在过——在崩溃边缘的人格被带入生命里,为了让它被捕捉、探索,然后崇拜,在它被推出界外之前。

除去某些特定颜色和形态过于确定的象征意义,画面中的形将自己组合成一个个性鲜明的言说主体,在这种情况下,它揭示了一个陷于对“新”的开放和与更广阔的世界的和谐之间的场所的挣扎。可以明确的是,虽然韩冰马上被确实存在的街道上某些发生过的时刻吸引了 —— 混乱和设计并存的构图或许仅仅短暂存在于一个给定的状态,只够抓拍一个瞬间的时间,在它们被更改或毁灭之前 —— 同时,她也对绘画这一行动,对将这些画意的瞬间从自然中抽取再鼓励它们以“绘画”一词最丰富的含义,将自己在绘画中融汇。

这些绘画趋向一组特定的尺度,最好的解释是其边缘都趋向于1.8米,以刚好超过人体的比例来回应其概念的结构。它们从迷你的智能手机摄影开始其生命历程,再通过艺术家身体的调解重回真人大小。这一系列的平行试验在一组小型作品里看就清楚了,尺寸更小的画被用作测试新技法的实验场,同时最终成为这些姿态的便利展场,在这其中,它们不会被更张扬的作品的整体构图掩盖。从这个意义来说,它们为总体的布局传说,指向发生在更大尺寸的作品里的那些特定的重要事件之意义所在。

展览现场

公众号名称:ANTENNASPACE天线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