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肉体,我的诗:西塔拉·阿布扎尔·伽兹纳维,伊莎贝尔·科纳若,沙赫里亚尔·纳沙特,达拉·纳塞尔,哈纳·米利缇契,赛尔·赛尔帕斯

2022年9月27日至2022年11月3日
策展人:穆罕默德·埃尔姆斯布里

    你的肉体,我的诗:西塔拉·阿布扎尔·伽兹纳维,伊莎贝尔·科纳若,沙赫里亚尔·纳沙特,达拉·纳塞尔,哈纳·米利缇契,赛尔·赛尔帕斯

    天线空间荣幸地推出群展「你的肉体,我的诗」,展览时间为2022年9月27日至2022年11月3日。

    群展“你的肉体,我的诗”以一句诗摘贯串了策展人穆罕默德·埃尔姆斯布里(Mohamed Almusibli)汇集的6位艺术家的作品。西塔拉·阿布扎尔·伽兹纳维(Sitara Abuzar Ghaznawi)、伊莎贝尔·科纳若(Isabelle Cornaro)、沙赫里亚尔·纳沙特(Shahryar Nashat)、达拉·纳塞尔(Dala Nasser)、哈纳·米利缇契(Hana Miletić)和赛尔·赛尔帕斯(Ser Serpas)运用各自独有的媒介语言,以抽象的手法探索身体的诗意表达。艺术家们满腔热忱地投入这一系列堪称优美尸骸*的绘画与雕塑,但还是携带生活中免不了的伤疤。观看抽象、人造的身体诗学,其复杂性与一般的身体哲学自是大有不同。艺术家以作品指涉身体的年老肤褶、软骨、溢液、胀气,并借此测试这些身体剩余的部位是否仍可运作,以及身体作为概念层面上的存在是否具有合法性。策展人埃尔姆斯布里将种种试验统合在诗句之中,邀请观众对这些被拆解的感官器具展开反思。

    科纳若庞大的树脂柱状物系列《Streams II》(2019),其上是一些身体和人造垃圾的浮雕。纳塞尔天然染色的布料则令人想到艺术家海蒂·布赫(Heidi Bucher,1926-1993)影响深远的乳胶“皮肤”,二者的差别在于布赫常常动辄使用超过三米乘两米半的尺幅,合拢出伤痕般的深洞造型;而纳塞尔的《Al-Mina (The Port)》(2021)则倾倒在地面上,作品经由木炭、灰、盐和其他天然色素打磨上色,微妙地记录了被废墟环绕的身体。

    赛尔帕斯以无框画布绘制的不同尺寸肖像作品较为轻快。艺术家通过RealSelf网站来追踪整容手术前后对比照片,在此之上绘制一系列匿名整形手术患者的大片皮肤。在2022年的一幅未命名作品中,赛尔帕斯描绘了戴着医用绿色乳胶手套的患者;在同年创作的另一幅规格较小的作品中,患者腹部周围皮肤泛着红色和病态的黄色,抑或是柔嫩,但这是作品讲述敞开身体的所有线索了。

    在这方面,纳沙特的作品可以说是毫不忌讳地展示了由树脂制成的一捆肉块(Bone-In, 2022 )、一幅肉骨相连的风景画(Boyfriend_10.JPEG, 2022)以及床垫上肉眼可见的一袋袋伴侣的尿液(Lover_25.JPEG, 2022)。同样,从阿布扎尔·伽兹纳维那酒吧高脚凳身形(Saint, 2021)的镀铬双腿间窥视,我们看到玫瑰、网袋、铝箔、空烟盒,这些材料构成现成品雕塑,正是艺术家特有的风格。

    跟赛尔帕斯手法类似的是米利缇契,她的纺织雕塑《Materials》和《Softwares》(2019-2021)结合了手工和机械编织,只是米利缇契似乎更注重疗愈其语用学。作品直接取自公共场合中被损坏的物件,将这些无生命体修复并转化成新的形式。

    我们的存在就栖居在我们自己的体内。这件事情的崇高美感之一,莫过于它谜一般的功能,以及它被封存保护起来,鲜为人知的状态。生活中,我们任凭直觉展开种种伟大的身体探险,为的正是避免碰触到这个核心,或者至少不惜一切代价避免损伤它。将任何一具身体视为其拆分肢骸的总和,便能引发真实界的危机(a crisis of the real)。理论家茱莉亚·克里斯蒂娃(Julia Kristeva)在她开创性的精神分析著作《恐怖的权力:论卑贱》(Pouvoirs de l’Horreur: Essai sur l’abjection, 1980)中如是写道:“没有什么是熟悉的,记忆之影亦复如是”。这位身体的公知为了真诚告白,不免有点故作浪漫。

    注释:

    [1] 茱莉亚·克里斯蒂娃,《恐怖的权力:论卑贱》,1980年版,第5页。

    *“优美尸骸”(exquisite corpse)源于法语词“cadavre exquis”,是一种文字或图片接龙游戏。此处为一语双关,隐喻本展览的状况。该游戏是超现实主义者创造的,类似于一种叫做“consequence”的老式客厅游戏(old parlour game,亦可理解为老式桌游),即玩家轮流在一张纸上写字,将其折叠以掩盖部分字迹,然后将其传递给下一个玩家,让其继续发挥。据安德烈·布勒东(André Breton)记载,“优美尸骸”一词出自一群超现实主义者首次玩该游戏时创作的短句:“Le cadavre exquis boira le vin nouveau.”(优美的尸骸当饮新酒)。

    原文:Olamiju Fajemisin
    翻译:陈玺安(Zian Chen)
    编辑:成希月(Kira Cheng)

    展览现场

    作品

    公众号名称:天线空间ANTENNASPA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