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思维:美化了家

2017年3月4日至2017年4月4日

周思维:美化了家

周思维作品中的图像只是一种“图像存在”,更确切的说,他着力于图的实,而“像”的部分被尽量绕开。他逐渐明确地只选择非摄影性、无镜头感的图像,它们大都是现成的、日常的图画与图形。这些图像由各种匿名的作者设计,被广泛而庸常地使用,早已剥离于其原初语境而成为了一种图像程式,一种并无特别意义的习惯用语,大部分时候只是用来补白。但对周思维来说,这些图形既没有视觉再现的能量,也没有语言表征的信息,它们几乎除了是“图”什么都不是,所以它们是极佳的可真正与绘画兼容、协作的图像,以进一步把握绘画的“实”。

 

展览“美化了家”由麦勒画廊和天线空间共同推出,将展出一系列绘画,雕塑,摄影。缘起于一次偶然的发现,周思维看到母亲用家里破损的水晶花瓶和捡来的鹅卵石做出简单的组合,陈设在家里显眼的地方作为摆设。母亲的这个举动和呈现的“作品”对艺术家而言产生了一种奇怪的审美“力”,他创作了一系列与之相关的作品,以一些图形、颜色和点子试图来接近这个“力”。周思维对社会一般审美状况的关切即是为了在绘画之“实”的基础上朝向一种共通的经验之“实”。与此对应,周思维的工作呈现了一种审美研究的向度:他不太在意今天的“现实”是什么,他更关心的是这种早已被美学规范化“现实”的是在何种感觉状况中被生产出来的。

 

当然,周思维的作品中不是没有再现的痕迹,除了各种图像原型之外,画面上也会偶尔出现光影、空间的暗示,但他始终在警惕和拒绝那种素描性的再现,偏执地拒绝使用黑色,尤其是白色,因为这两种颜料通常会牺牲色彩的纯度,在一些纸本作品中,他甚至只使用彩色打印墨水,以保证色彩“血统”的足够纯正。色彩性正是他强调的绘画本体之一,而素描则往往是雕塑对绘画的殖民,当一个画家使用白色来提亮色彩明度的时候,其实已经背离了色彩学背后的光学原理,在这个意义是上,只有一种完全驱除了素描的色彩才是只为眼睛准备的。作为保持这种纯洁性的代价,周思维只能是利用基本色彩原有的明度,因此画面总是降调的,色层遍遍叠加,在大面积的暗调中激发着色彩自身的能量——在今天这是仍然只属于绘画的能量。(摘选自鲍栋《周思维:审美研究》)

展览现场

公众号名称:ANTENNASPACE天线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