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纳天: 幻兽

2016年11月09日至2017年01月10日

唐纳天: 幻兽

唐纳天的科幻创作经常以装置和情境创造一种双关式的语言游戏。其中,文学或视觉的文本,会混杂着科学、数学及生物学材料的使用。而日常材料也经常被放进这些场景中,提示着这些科幻事物实际上在生活周遭如何现身。“幻兽”是香港艺术家唐纳天在上海天线空间的首个个展。其展览英文名称“Chimera”一方面是英文中对异种生物混合体的文化想象,它同时也是一个由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所开发的三维建模软件的名称。这种被医学和生物学科所应用的建模软件,其命名的逻辑点出了科学与科幻的关系:当代的生物科学在视觉中镜映自身的方式,竟不出古人在面对未知外延世界时,以虚构作为坐标的状态。

在作品《人鼻病毒 14 型》(2016)中,唐纳天以各种建模和绘图软件建构出这种最常见的感冒病毒的视觉模型,并将之投射在漂浮与空中的球面上。这种病毒的生物作用对于每个人的身体而言是如此熟悉。但,这个被鼓风机维持在定点的球体(我们可以理解这种恒定是种力学的伯努利原理之演示),以及病毒被放大过后的抽象形体,又是如此陌生。艺术家让这几个线索叠加在一起,以取消真实/想象、事实/变造、科学/幻想等对立项之间看似分明的壁垒。

在展览中,唐纳天几乎病毒式地用双关的方式为科学添加幻想的成分。譬如一入展场首先会见到的《奶冻,n 种方式》,这一系列几何模型按照碎形的原则一个个递增其切面的复杂度(英文中被称作“碎形奶冻函数”[fractal Blancmange function]);在英国,人们用奶冻戏称无聊乏味之人,而日常中的奶冻形象被打印在墙纸上。这是唐纳天的暗语,是理科文本和文字游戏的交媾。

其它富有唐纳天风格的科幻双关语,还能在展场两翼,以窗隔开的密室:《密室667/668》发现一些端倪。这些类似科学实验用的房间,防尘、寂静、几无人迹。唯一遗留人类的证据,则是在一系列几何模块中的那些散落一地的卷筒纸。它们被摆得犹如病毒的模型。像是在回应着先前提到的感冒,我们可以用双关的方式如此理解:这既是实验用的密室,同时也是为家居的房间。

展览现场

公众号名称:ANTENNASPACE天线空间